麻豆传媒家庭教师电影tv破解版

见袁朵朵一副面容呆滞,蓬头垢面,而且脸上身上还沾染着血污的模样,简梅忍不住上前来推搡了她一下。

“袁朵朵傻掉了吗?我问话呢“阿默现在怎么样了?他的腿……他的腿没事儿吧?!”这一刻的袁朵朵,真的是心力交瘁。为了找回两个女儿和白默,她三天三夜没合眼,足足煎熬了快有七十二小时!为了白默父女三人,她哭过、跪过、淋过、哀求过……袁

朵朵感觉自己的自尊心被人一次又一次的践踏着!可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救回白默父女三人!

说真的,袁朵朵真的不想跟简梅多说一句话。甚至于连一个字也不想说!

因为简梅和她高高隆起的孕肚,会把她带进一个残忍的现实!

“袁朵朵,为什么不说话?”简梅再度推搡着袁朵朵,“看看做的好事!让白默在封行朗和林雪落面前如此的丢脸!再怎么说,我跟白默好上了,也只不过是白家的家务事!可到好,为了自己

的一己私欲和荣华富贵,竟然去封家大肆宣扬!!害白默丢了脸面不说,还被河屯给打断了腿!!袁朵朵,就是白家的丧门星!”

简梅越说情绪越激动,“要是阿默的腿治不好,我绝不轻饶!”

“啪!”一记耳光重重的抽打在简梅的脸上,几乎把她给打懵了。

说自己是丧门星,袁朵朵都能忍,但简梅最后的那句‘绝不轻饶’,着实激怒了袁朵朵的血性。

这一巴掌,不仅仅是为她袁朵朵自己,还为了自己受苦受难的两个女儿。

她的两个女儿才六岁,她们又何错之有?竟然被活生生的饿了两天,还目睹了她们的亲生父亲被打断了一条腿。

简约格纹短裙美女飘逸长发气质高雅秀立体侧脸图片

“简梅,究竟谁轻饶不了谁?”

袁朵朵一把揪住简梅的衣领口,“害我两个女儿活生生的被饿了两天,现在双双住进了医院里……说谁该轻饶不了谁?”

“袁朵朵,疯了吗?饿女儿的是河屯,朝我撒泼做什么?有本事去找河屯啊!”

简梅想推搡开揪着自己衣领的袁朵朵,却怎么也推不开她的手;袁朵朵那血丝满染的眼眸里,似乎积聚着满满的愤怒。“简梅,要是没有……觉得白默会跟封行朗闹得这么僵吗?要是白默不听的挑唆去找人打封行朗,河屯会出面替他儿子报仇吗?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因为!简梅

!”袁朵朵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,“因为,白家现在都快家破人亡了!这都是的功劳!才是白家的丧门星!我悔不当初,为什么要收留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留在白家!

是我的愚善,害了白默,也害了我自己的女儿!简梅,轻饶不了的人,是我!”

“袁朵朵,疯了吧?怎么可以将这一切栽赃到我头上?是我让跟白默离婚的吗?是我让去封家大肆宣扬的吗?是我去求封行朗夫妻要好好教训白默的吗?”简梅嗤声冷笑,“我知道:是想借封行朗夫妻的手,来除掉我肚子里的孩子吧?跟女儿已经弄死我一个孩子了,现在还想弄死我第二个孩子吗?袁朵朵,真正蛇蝎心

肠的人是!”随之,简梅又傲然的轻拍了拍自己的孕肚,“我告诉袁朵朵,我肚子里怀的可是男孩儿!是白家唯一的男丁!将来可是要继承白家家业的!而的两个女儿,顶多也只是

泼出去的水!”

“麻烦两位女士别吵了行吗?这里是医院,病人还在抢救呢!”

一个医护人员走了过来,打断了袁朵朵和简梅的争吵。

等两人侧身回头之际,发现白老爷子已经在急救室的入口了。

也就是说,她们两人的争吵,白老爷子怕是该听到的,都已经听到了。

简梅的脸瞬间泛了白。她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。刚刚的那番话,她只不过是为了气气嚣张的袁朵朵,却没想应该是被白老爷子听到了!

这肚子里的孩子还没生出来呢,就已经开始在觊觎白家的家业了,想必白老爷子听到心里肯定不会舒服的。

“白老爷子您来了……阿默正在抢救中,好像伤得挺重!”简梅立刻奔过来单膝跪在老爷子的轮椅边。

袁朵朵真的很累。她没上前来迎老爷子,也没开口说话,只是神情木纳的盯看着急救室的门。

“朵朵,默儿的伤情如何?”

老爷子无视着简梅的存在。直接让白管家推着轮椅朝袁朵朵挪来。

这一问,袁朵朵的眼泪便再次的滚落下来。

“我接到白默的时候,他神志还是清醒的……但在我把他送来医院的时候,他已经神志不清了!医生说……他的情况不容乐观!”

白老爷子合上眼眸微微点了点头,心情沉甸甸的。

就在这时,急诊室的门被推了开来。

“谁是病人的直系亲属?”医生摘下口罩问道。

“我……我是。”

袁朵朵本能的接话。潜意识里,他已经把白默当成了自己的亲人。尚且自己还是他挂名的妻子。“病人的左腿伤势很严重,腿骨多处断裂,因为时间拖延得比较久,已经引发了局部肌肉组织坏死。加上失血过多……病人很可能需要做截肢手术!不然的话,他的生命就

有危险!”

医生拿来了一叠文件,“病人还在昏迷之中,请直系亲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!”

“不……不!不可以!”

简梅声嘶嚷喊了起来,“阿默不可以做截肢手术!不可以!那样阿默就残废了!”

“医生……我孙子的腿,真没有保住的可能了吗?”

向来沉稳的白老爷子,在这一刻也打起了颤抖,“我孙子还年轻,他不能失去腿的!”

“我们能理解们家属的心情!但因为时间拖延得太多,而且病人多处腿骨断裂,已经出现坏死的现象了……如果不尽快截肢,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!”

“不……不能呢!默儿这么年轻……他不能失去一条腿的!”白老爷子老泪纵横了起来,“请求们一定要保住他的腿……一定要!出多少钱我都愿意!”“老先生,的心情我能理解!如果我们强行接上断骨,病人有可能出现更大面积的坏死组织;而且病人的神经组织也被部分破坏……强行接上断骨只会适得其反!到时候

说不定连命都保不住!”

“医生,您别说了……手术同意书,我签!”袁朵朵拿起了笔和医生手中的手术同意书。

“不!不能签!”简梅冲上前来抓住了袁朵朵的手,“一签,阿默就残废了!”

简梅真的接受不了白默要截肢。

袁朵朵强行甩开了简梅抓着他的手,“我是白默的妻子!我有资格在这份手术同意书上签字!”微微轻顿,“无论白默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能接受他!”